会员注册    摄影师注册

 
  • 图片信息 >>
  • 编号:39570
    图片尺寸:1288X1936
    大小:631KB/4417KB
    作者:朱必义
    分类:新闻图片->旅游
    关键字:日本 韩国 旅游 樱花 花卉 花朵 郁金香
    图片ID号:1266950852
    图组ID号:10160
樱花绽放——日韩纪行
(8/16)
2014年09月08日 22:21:09
上一张  
下一张
 
图片说明:
  落英缤纷的平和公园。
组图说明:
  很早就听说过日本的樱花,也知道欣赏东瀛樱花最好的季节应该是在每年4月上旬。去年有机会去日本,临启程却赶上那里发生大地震,以及随之而来的海啸和核泄漏,所以没能成行。
   2012年4月20日,抱着“看不上樱花看点别的也行”的心理,记者终于踏上了日韩之旅。
   4月20日
   抵达东京天已擦黑,虽然也是高楼林立、灯火璀璨,但这座邻国都市已经无法给记者带来特别的惊喜——除非退回到30多年前,中国百废待兴,猛然置身东京这样一座现代都市,记者或许会怦然心动。如今世界各地现代建筑总体上都很气派,但看得多了,就会给人大同小异的感觉,好像所有的建筑设计师都是同一个老师教出来的。
   入住酒店后一个人跑去逛街,路上行人熙熙攘攘,咖啡厅、酒吧、超市生意都还不错。因为过来过去的人都长了一副亚洲面孔,如果不是招牌、灯箱上的日文,还以为是在国内哪个城市呢!
   4月21日
   晨起锻炼,与头一天夜里逛街背道而驰。街上空寂无人,迎面不时可见三五株樱花立在路旁,树不大,高高低低的枝条上缀满了浅粉色的花朵。记者长舒一口气:知道我奔着樱花来,花仙子也不想让我太失望。
   到了一条小河边,两岸樱花一棵挨着一棵,花已凋零,石板路上落英缤纷,可以想见花满枝头的动人景象。路旁长凳上传来响亮的鼾声,仔细一看,一位流浪汉整个人钻进睡袋里,连脑袋也看不见,睡得真香啊!
   早餐后我们先去了位于东京都中心千代田区的二重桥,那是一座双孔拱桥,是日本天皇居所——皇宫的象征。前往二重桥的途中,我们就发现不远处两排高大的樱花树花团锦簇。参观完二重桥,我们扭头就往樱花开放的地方跑,举起相机一通狂拍,也算是不虚此行了!
   然后是浅草观音寺。那里供奉的是观世音菩萨,寺院周围是具有“江户风情”的购物、娱乐之地。进得寺门,里面香火缭绕,人山人海。寺院后面一处平台上有僧人正在为新生婴儿祈福,不少年轻的日本爸爸妈妈排着队,怀抱小宝宝依次走到僧人面前,然后托举起小宝贝请僧人赐福。
   我们还看到了古老的日本婚礼:新娘新郎身穿传统日本服装坐在古色古香的人力车上,车夫也是旧时装扮,拉着幸福的一对在寺院的石板路上缓慢巡游,“婚车”前面还有两位传统装束的年轻人以略带夸张的架势开道。看了半天,我们也没弄明白坐在车上的是真的新婚伉俪,还是体验日本婚俗的外地游客。
   离开浅草寺,我们来到东京湾海滨公园,在那里我们看到一位日本园林工人跪在地上拾掇花圃里的植物。他的双膝垫了一副塑胶护膝,很显然,跪在地上侍弄花草在这位日本中年人已是常态。
   由敬业的园林工人,我们想到日本的汽车、摄影器材、家用电器,还想到我们住的酒店房间里带自动喷水、烘干设施的抽水马桶。日本人做事的严谨、认真、一丝不苟,确实名不虚传。
   4月22日
   早起外出晨练前,先跑去问总台服务小姐,附近可有公园?小姑娘拿出一张东京地图,把宾馆附近一块绿地指给我看——乖乖,那么远,我就算找到了,还回得来吗?
   迈开双腿一路跑去,却没想象的那么远。那园子的名称叫“芹夕(实际写法比‘夕’少一笔画)谷公园”,园内清泉潺潺,林木茂密,这里那里都有画眉长一声短一声的啼鸣。靠近小溪的石块上覆着一层绿色苔藓,山崖下盛开着各色郁金香,此外还有山茶花和杜鹃花。沙砾路上散步的大都为老年人,他们用日语向我问候,我对日语一窍不通,只能频频报以微笑、点头、招手致意。
   白天去了东京闹市区的银座,还去了大阪的中华街。当晚我们下榻于伊豆半岛一家“农家乐”——南山庄。那是家私人经营的温泉旅舍,整栋建筑依山而建,每间客房都铺着榻榻米,地板、墙壁不是木料就是竹片,天花板是细密的芦苇秆编织出来的。卧室与阳台之间的推拉门糊的居然是薄薄的纸张,而不是安装窗玻璃。
   南山庄内部有三处温泉浴池,旅舍建筑格局有如迷宫。我们换上日本和服样式的浴衣,手持标明每一处浴池所在方位的路线图,一路寻寻觅觅找到了室内温泉浴池(还有男女轮番使用的室外浴池)。冒着热气的温泉就从山石之间汩汩流出,却没有国内很多温泉通常都有的硫磺味。
   4月23日
   清晨的伊豆半岛雨倒是停了,天空虽然还积聚着一团团积雨云,远方的山峰和近处的村落却清晰可辨。路上行人稀少,见面依然是鞠躬问候:奥海呦(早安)。
   上午去了平和公园。亚洲各国在园内建了一些祈望和平的标志性建筑。点缀在这些建筑周围的是一棵棵樱花树。靠近山区的缘故,各种颜色的樱花开得千姿百态。
   我们撑着伞冒雨游园,又想拍到最美的照片,又不能让雨水把相机淋湿了,真是两难啊!
   登富士山时雨依然没有停歇,到了半山腰,路旁山坡上开始出现积雪,温度也大幅度降低。和大多数游客一样,我们到了五合目(类似我们的登山大本营)就没继续向上攀登。富士山主峰海拔3776米,凭借记者到过海拔6000多米界山达坂(新疆西藏交界)的经历,时间允许的话,我们应该可以试着登临富士山最高点。
   4月24日
   早晨起来,出了酒店大门向左拐,一眼就看见浩瀚的太平洋。昨晚入住酒店太晚了,居然不知道大海就在我们枕头边。
  靠近码头有一片荒滩,草叶枯黄,上空却有云雀一边高频率地抖动翅膀,一边发出急促的鸣叫。昭苏草原也有许多云雀,记得昭苏人给记者解释过:云雀凌空鸣叫,一定是地面草丛中有它心仪的对象。
   那天早晨总共只见到两个人,一个是海堤上垂钓的渔夫,另一位是海边仓库的年轻保安。小伙子原本背对着我在忙什么,我刚从他身后绕过去,听到动静的他一声响亮的问候,反倒把我吓了一跳。
   上午去了京都,那里被誉为“大和民族文化的发源地”,日本第一部爱情小说《源氏物语》就诞生于此。首先参观的是西镇织和服会馆,曼妙的音乐声中,一个个身着和服的日本女子袅袅婷婷走上舞台,行走、转身、巧笑倩兮,台下自是一片揿动快门的声音。
   我们又去了著名的祗园艺伎街。古街两侧一家家小餐馆都张贴了彩色海报。浏览海报上的内容,似乎各家餐馆在供应日本风味餐食同时,还伴随有歌舞伎表演。可惜我们行程中没有此项安排,否则还真想进去见识一下据说与我国的京剧异曲同工的艺伎表演。
   看不上艺伎表演,难道连艺伎的身姿也无缘见识吗?正心生遗憾呢,不远处两位身着和服、脚踩木屐的艺伎一闪而过。记者快步上前,尾随她们走了一段路,拍了几张她们的背影。然后赶到她们前面,转身拍照前和她们打了个招呼,看到她们友善的表情,记者才举起相机又拍了几张。
   圆山公园也是樱花盛开。园内小路上记者遇到两位穿和服的日本女子。看到记者手里的相机,两位年轻女子报以微笑。继续拍时,其中一位抬手似乎为了撩开披在额上的秀发。再拍,她再次做此动作。记者明白她害羞了,便不再拍摄。
   4月25日至4月28日
   4月25日起游览韩国。第一天遇上大雨,冒雨参观韩国总统府青瓦台外观、韩国皇宫——景福宫。
   行程最后一站是济州岛。来自世界各国的游客在海滨大道上漫步,在大小餐馆品尝著名的韩国烧烤和泡菜。当地人哼着小曲在海边垂钓,在足球场上驰骋,在自家经营的小店里向游客兜售各种旅游纪念品,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。
  4月29日,结束休假打道回府。
上一张 下一张